返回 P048

敢于直言的江公望


□  图文/沈伟富

江公望(生卒年不详),字民表,睦州(今三都镇圣江村江村自然村)人。

江公望从小聪慧,宋熙宁六年(1073)进士及第,是个敢于直言进谏的官员。

江公望中进士后,先任洛阳尉(武官),当时司马温公为留台(留台指古代帝王因故离京,奉命留守京师之官及其机构),两人在工作中时常往来。司马温公对江公望十分推崇,后成为知己。江公望的名声也为之大盛。

宋崇宁(1102—1106)间,江公望被宋徽宗任命为谏官。江公望所写的奏稿往往是洋洋数百言,极论时政。宋徽宗读后,称奇道:卿所进札子,句句有味,已编入上等文字中,将与卿流传不朽。还说:“卿德望儒雅,置之谏列,出自朕心,不由大臣也!”

有个叫陈祐的人与江公望同朝为官,也是个谏官。陈祐因为说了几句曾布(唐宋八大家曾巩之弟,北宋中期宰相,王安石变法的重要支持者)的不是而被罢黜。江公望得知此事后,就上书对宋徽宗说:陛下自登基以来,已经换了三次谏官,驱逐了十位谏臣,这不是天下人所期望的。“夫谏臣养之不可不素,用之不可不审,听之不可不察,去之不可不慎。”宋徽宗听后,觉得江公望说得有道理,就没有撤陈祐的职,而江公望的这句话也成为流行一时的名言。

后来,陈祐去见江公望,江公望对他说:“榻前一砖之地,是人臣对君父极言天下事去处。惟上不欺天,中不欺君,下不欺心,则可免戾。人见各有不同,惟不可附会。”陈祐把他的这句话记下、背熟,作为日后行事的法宝。

宋徽宗是个很有艺术细胞的皇帝,他不仅字写得好,而且喜欢畜养珍禽异兽。江公望认为,在皇宫内苑畜养珍禽异兽,会“玩物丧志”,就上书力谏。宋徽宗把江公望召进宫,对他说:“现在,我养的所有珍禽异兽,已经全部放走,只有一只白鹇,因为养的时间太久了,有了感情,不肯走,我用我的拐杖赶它,它才依依不舍地离去。”江公望听后深深地点了点头,认为宋徽宗做得对。后来,宋徽宗叫人在他的那根拐杖头上,刻上“江公望”三个字,以此来时时提醒自己,记住江公望的谏言。

我们都知道,宰相蔡京是个大奸臣,没人敢惹,但江公望却不畏权势,上书弹劾,结果被贬到安南(今越南)。江公望在安南期间,虽然天天和妻子吃斋念佛,但心中从未忘记过天下大事。直至蔡京倒台后,江公望才得到赦免。因长期生活在南方湿热的环境中,身体染有多种疾病,而且年事已高,他不愿再返回朝中,而是回到故里,不久就病逝于家中。

江公望一生著有大量诗文,后人为其编了《江司谏奏稿》和《江司谏文集》两本书,这是江公望留给后人的精神财富,也是建德人的骄傲。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