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P042

“新安十景”之二 七里扬帆


 □  图文/胡建文

自梅城三江口顺流而下便是富春江,七里扬帆景点处在富春江上游七里泷建德段。

富春江,留在我脑海里的初始印象是毛主席劝导楼亚子留在北京工作的那首七律诗句:“莫道昆明湖水浅,观鱼胜过富春江”。

富春江与新安江、钱塘江,三江同源,总称 “钱塘江”。因钱塘江江水曲折,亦名“浙江”“之江”或“曲江”。 自安徽屯溪至浙江建德梅城段全长293公里,称新安江;建德梅城三江口至萧山闻家堰段全长110公里,称富春江;闻家堰以下不长的河段,便是钱塘江。

富春江上游建德境内乌石滩至桐庐县严陵滩江段23.4公里,称七里泷,乌石滩为七里泷西口,严陵滩逆流而上4公里属桐庐县境。

“天下佳山水,古今推富春。”“有家皆掩映,无处不潺湲。”“独钓春江上,春江引趣长”……因此处风光秀丽,历代文人墨客留下赞咏七里泷山水诗句难以数计。

七里泷,又称“七里滩”,或“七里濑”。两岸高山耸立,流水急驶如箭。俗云:“有风七里,无风七十里”,所指舟行急湍中进度难控,惟视风力大小决定速度。

1968年底,富春江水库建成,上游顿成巨浸,七里泷水面平均增宽300米,平均水位为25米,富春江上游自是平若明镜。在此之前,七里泷水急滩多,舟棹上行,必借风力或拉纤。若无风可借,此段水路像是七十里路程,甚感漫长;若乘风而上,四十里水路仿佛只有七里路程很快便至。富春江七里泷,多为帆舟穿梭。蓝天白云,青山绿水间,白帆点点,渔歌欸乃。古严陵八景、今新安十景“七里扬帆”因以名之。

七里泷非但自然风光秀丽,且人文景观丰富。

670多年前,“至正七年,仆归富春山居,无用师偕往。”中国元代四大家之首黄公望与师弟郑樗自上海松江前往富春江。在“风烟俱净,天山共色。奇山异水,天下独绝”的富春江畔,这位年逾八旬的老人,终日不辞辛劳,奔波富春江两岸,“兴之所至”,用了三年多的时间,或舟行期间,或徒步山岭,“不觉亹亹,布置如许,逐旋填剳”,绘就了一幅中国最美丽的山水画卷——《富春山居图》。黄公望是个道士,善卜卦,他在《富春山居图》的跋尾中写道,“有巧取豪夺者,俾先设卷末,庶使知其成就之难也”。他预计之后喜欢这幅画的人会很多,并一定会有“巧取豪夺者”想得到它,所以说的很清楚,这幅“庶使知其成就之难”、画格秀润的《富春山居图》,是送给他的师弟郑樗,既“无用师”的。

后来无用师去了京城,不久离世,从此《富春山居图》开始了它漫长的600多年26次碾转流离。

明末清初,江苏宜兴著名收藏家吴问卿拥有《富春山居图》40年。他爱它的极致,不但给它盖了“富春轩”,还每天“置之枕席,以卧以起。陈之座右,以食以饮”。直至明清动荡,吴问卿家产荡尽,他光着脚丫只带着这个卷子颠沛流离,四处逃难。清顺治七年(1650),吴问卿临终前嘱咐家人火殉。紧急中,侄子吴子文“疾驱焚所,起烘炉而出之”,国之瑰宝《富春山居图》得以幸存,但已成两截。前段“剩山居图”今藏浙江省博物馆,后段“无用师卷”在台湾故宫博物院。经考证,前段画首所描绘的便是建德梅城三江口乌石滩场景。

七里泷上游始于三江口乌石滩,这里是乌龙山脉的余支,是古严州驻兵把守、具有战略要义的“乌石关”。中国四大名著《水浒传》120回中有两回描写宋江平方腊的“睦州之战”。“卢俊义分兵歙州道,宋公明大战乌龙岭”“睦州城箭射邓元觉,乌龙神神助宋公明”。三江口进入七里泷乌石关江段,便是《水浒传》中宋江与方腊鏖兵之战场。宋江水军头领阮小二率1000水军,分120条战舰逆乌石滩而上攻打方腊水寨。方腊军以五十连火排顺风下滩,宋江军溃败,阮小二“自刎身亡”。书中所写,虽是演义,但是乌石滩的传奇色彩,将人们引入一个刀光剑影鏖战急的遐想中。乌石关已被淹入水底,如今这里已是游人向往之地。

“鸢飞戾天者,望峰息心;经纶世务者,窥欲忘反。”南北朝吴均说,在仕途上鹰一般冲天直上的人,望一眼富春江两岸美丽的峰峦,就会平息热衷名利的心;整天忙于筹划治理世俗事务的人,看一看富春江如此幽美的山谷,就会流连忘返。

七里扬帆,扬帆七里。

白帆映着故事,江水泛出诗意。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