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P038

严陵八景诗魂


□文/汪建春  图/潘劲草

严州(今梅城)俗称严陵,山清水秀,风景秀丽,双塔凌云,引人入胜,巍峨乌龙山,丁字三江水,蔚为壮观,故有“严陵八景”之称。历代骚人墨客和州官县令,像孟浩然、刘长卿、杜牧、范仲淹、陆游等都留下不少赞美诗篇。明朝工部尚书徐贯用八首风景诗来描绘严陵山水,即:千峰古榭、双塔兆魁、八面层峦、二江成字、三墩毓秀、九井储清、七里扬帆、双台垂钓。弘治二年(1489),李德恢任严州知府,将有关严陵八景诗汇编《钓台严陵八景诗集》。由于沧海桑田,历史变迁,有些景点已难寻踪迹。

 

千峰古榭

四面奇峰百雉城,仰观俯察莫非文。 云开万里烟光净,日出层峦曙色分。佳胜杳无尘俗到,潺湲惟有水声闻。登临怀古无穷意,兀坐忘言对落曛。

据《严州图经》记载,千峰榭,在州宅北偏,东跨子城上。唐朝诗人方干在《题睦州郡中千峰榭》诗云:“岂知平地似天台,朱户深沈别径开。曳响露蝉穿树去,斜行沙鸟向池来。窗中早月当琴榻,墙上秋山入酒杯。何事此中如世外,应缘羊祜是仙才。”久废。景祐元年(1034),范仲淹贬知睦州,在旧基上重建,后又毁于宣和之乱。后人重建改名为泠风台。南宋绍兴二年(1132)知州潘良贵恢复旧名。现已不存。

 

双塔兆魁

摄影:吴建

巍巍对峙众山低,卯巽星峰谶不迷。拔地两尖耸文笔,陟空七级竖云梯。青囊术数由来验,黄甲魁名取次题。从此文光昭盛代,三元不独昔人跻。

双塔兆魁,清代以来皆称“双塔凌云”。严州古城东南侧新安江两岸,卯、巽峰上有两座古塔,俗称北峰塔和南峰塔,造型别致,颇为壮观。建于隋唐,毁于北宋宣和之乱。有“卯巽二峰重建塔,状元从此冠群英”之说。现塔为明朝嘉靖二十六年至二十七年(1547一1548)重修。南峰塔底层有明朝嘉靖都御史鄢懋卿撰文的《重建卯巽二峰塔记》石碑。登塔眺瞰,三江口烟波浩渺,波光粼粼,丛林奇峰,气象万千。严州古城尽入眼帘,山峦城郭,隐约沉浮,富有诗情画意。

 

八面层峦

嵯峨万仞与天参,面面峰岗拥翠蓝。重厚特然尊列镇,登临顿尔小群岚。出云品窠资霖雨,近日光华映珮簪。屹立乾坤增气概,钟灵毓秀冠江南。

八面层峦,指严州古城北面的乌龙山,有“北枕龙山”之称。曾名仁安山,正面外观,颇似东岳泰山。层峦迭嶂,白云缭绕,横为山带。雨后初晴,百练飞瀑,水花飞溅,气势磅礴,蔚为壮观。宋嘉祐元年(1056)赵抃出知睦州,他在《乌龙山》诗中云:“泉石淙淙泻百寻,群峰环翠起春林。危巅召雨云先作,不失苍生望岁心。”澄溪道院,玉泉古刹,乌龙王庙,点缀青山。俯视群山,峰峦回环,如列屏嶂。

 

二江成字

混沌分开二次浮,文明显著岂为幽。墨花潇洒风生浪,笔势雄豪雨涨流。万顷东来横作画,一泓南注直垂钩。乾坤自尔成文处,白雪难赓李睦州。

二江成字,是形容新安江从西而来,在严州古城(今梅城)东南鹊溪头与由南向北而来的兰江汇合,而后折向东北入桐江(今富春江),如—“丁”字,故有“南襟丁水”之称。唐代诗人杜牧诗云:“翠岩千人倚溪斜,曾得严光作钓家。越嶂远分丁字水,腊梅迟见二年花。”

 

三墩毓秀

芳草绵芊器宇堆,山川融结不须培。数同海上篷莱岛,瑞作人间玉烛台。佳气葱葱边四境,灵光奕奕应三台。景纯秘术传千古,怪底吾严产异才。

三墩毓秀,一在睦州通判厅,今梅城镇中学内。—在严州府学内,今严师附小内。一在城西南隅,在今西湖山附近。相传为郭璞所志。

 

九井储清

故井三三列郡隅,寒泉一样立名殊。中霄月色沉金鉴,镇日天光漾玉壶。海竅引来源自远,石间流出滓全无。王明受福由弘济,岂但人间不被污。

九井储清,是指严州古城(今梅城)的九口古井。《新定续志》云:“郡城岸江枕,山泉味甘冽。”旧为九井,即在双桂坊的桂泉、清泉在子城外西北、华泉在兜率寺西百步、甘泉在遂安军内西、酿泉在郡圃、秀泉在添差通判衙东、海底泉在和平门西、白龙泉在安泰门外、碧波泉在嘉贶门外。目前遗留下来的古井最著名的是府前街梅城文化馆对面的六眼井,建于明朝宣德年间(1426一1435),为马景福出资建造。今西门街双井弄内的双井,宋淳熙十三年(1186)刊刻的《严州图经》“建德府内外城图”上标有双井,距今已有八百余年。还有石板井头的六合井,皆被列入建德市文物保护单位。

 

七里扬帆

两山壁立泻长河,十幅蒲帆瞬息过。上下偶因风力便,东西不觉路程多。江流烟净澄如练,水鸟云飞疾若梭。堪笑往来名利客,谁为砥柱障颓坡?

七里扬帆,即七里泷峡谷,两山夹峙,—江如带,碧波粼粼,险滩众多,有“小三峡”之称。中流鼓棹,帆飞若驶,故谚云:“有风七里,无风七十里”。南朝诗人谢灵运在《七里滩》诗中云:“一瞬即七里,箭驰犹是难”。江水清澄,山青欲滴,山势陡缓有序,舟行其间,如在画中。1968年富春江电站建成,大坝横堵泷口,险滩急流化为平湖,碧波千顷,清丽奇绝,夏日置身于此,阴翳蔽日,凉爽宜人。七里泷绿道迂曲,烟树迷蒙,深感“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之情趣。

 

两台垂钓

一带山岗列画屏,擎天两石俯清泠。烟光漠漠横向浦,树影茫茫绕故汀。自分垂纶归泽国,漫劳占象动天心。清风千载常如此,当日云台浪得名。

两台垂钓,即富春山严子陵钓台,为东汉名士严光隐居处。分东、西两台,高约百米,并列江湄,形胜天成,别具一格。有磴道可登。东台,是东汉严子陵隐居富春山钓鱼的地方,西台是宋代民族英雄文天祥的部下谢翱持酒登台哭祭文天祥的地方。登台眺望,但见绿树迷离,云山苍苍,江水泱泱,江流一线,帆影点点,令人飘然物外,神朗气爽。钓台下有严先生祠,两侧墙壁嵌有范仲淹《严先生祠堂记》及明代《重修严先生祠堂记》。元代诗人周权在《子陵钓图》诗中云:“先生遗貌乃在此,钓竿尚袅桐江风”。祠左前矗立“严子陵钓台”石牌坊,为原中国佛教协会会长赵朴初题额;背额“山高水长”,由中国书法大师沙孟海所书。还有客星亭、清风轩,高风阁和碑廊。为游览胜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