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P034

幸福部落


□文/张宏

到了乾潭镇不去幸福村,如入宝山而空手回。

立夏,小雨,空气中弥漫着不间断的清寂,平添了约上友人去幸福村走走的想法。“因过竹院逢僧话,偷得浮生半日闲”,于是欣然举足造访,拾起晴雨兼程徜徉幸福部落的野趣,释怀探幽寻胜踯躅村道林径的自在。

乾潭的性格是张扬、开放、融入的,乾潭人更热衷于创新、跨越、赶超,特别是近五年来,乡村旅游产业厚积薄发,形成一个个别具韵味的特色村点,如幸福部落、子胥朴园、胥溪庄园、艾利斯玫瑰园、下包骑行驿站、林海小筑、汪活源农耕文化园等,俱是风景如画,素丽洒脱,如是城乡巨变不由得让幸会乾潭的游人拍案惊奇。

幸福村是乾潭镇在美丽乡村建设和乡村旅游发展进程中砥砺前行的一个生动缩影。走进幸福村,感受幸福产业和幸福文化,自然是每一个悠悠足印的小小愿景,非是骈肩累足拥于景区的瞻望咨嗟。

原幸福村在人民公社化初期,为欢庆公社建立、期盼幸福生活而取其名,由于“幸福”两字寓意圆满且直接,故待2007年7月,原幸福、高峰、瑞坑、乌峰坞、罗村等5村合并时仍沿用为新村名。幸福村是一个有故事的地方,那些上了岁数的老人多少都能拼接出几篇陈年传说,比如杳岭、瑞坑、庙前等地名的由来,又如陈姓、苏姓、胡姓的迁居兴衰,以及娘娘庙、龙门寺、天佛寺的今昔因果。

 

幸福部落的主人小卞在村委会门口等着我们,他没有打伞,雨丝掠过他年轻而刚毅的脸庞。

今年29岁的小卞原是南海舰队海军陆战队的一名军人,在某驱逐舰基地一线服役5年,曾远赴索马里、吉布提、阿尔及利亚等13国执行护航出访等特殊任务,有过激情燃烧的岁月,有过类似战狼与红海行动式的经历。退伍回乡后,他果断放弃去大城市创业的机会,在父母亲友的协助下,一门心思、一往无前地投身乡村旅游产业,挂出了“幸福部落”的旗号,甘当一名布裘藜羹、结庐焚修的“隐农”,故常自诩“酋长”也。自2015年10月始,小卞把幸福村的近300亩田园、林地、坡地、库塘,精心规划、精致打造、精细管理,而今亲子园艺、生态扎染、栈道休闲、野外拓展、滨水露营、梨园民宿、农事体验、农耕博物馆等乡村旅游项目,个性鲜明、大放异彩,赢得了广泛的市场口碑。

农耕博物馆引起了我们极大的兴趣,面对偌大的馆藏,我们的感觉是颟顸而来,中间是寡闻却步,最后仰慕而行,所见坛坛罐罐、石鼓磨盘、老桌旧椅、榫卯构件、木犁竹篓、水车风箱等举不枚举,一件件馆藏品瞬间复活了传统的村庄、打开了尘封的记忆、勾勒了历史的经纬。

小卞对我说,部队的大熔炉淬炼了他的身体和性格,让他在乡村振兴的大道上披荆斩棘、义无反顾。我的一位朋友说,酋长何其幸甚,逢其时、当其位、兴其业;幸福村何其幸甚,留乡贤、育俊才、促乡建。

 

在幸福部落,我们偶遇幸福村党委书记徐益民。

去年杭报曾刊登过一篇《幸福村里的幸福领路人》文章,写的正是扎根基层15年的徐益民。15年来,徐益民给幸福村造就了幸福路、幸福公园、幸福食堂,引进了幸福部落、幸福工坊、幸福空间,让幸福村民的幸福指数、幸福生活、幸福期许节节攀升。

徐益民是个敏锐而健谈的人,他在村里角色既是村书记,也是中小企业主。他常说“破字当头,立在其中”,这些年来村民评价他“企业越办越小,村子越管越好”,足见他是个敢于向痼疾动刀、为改革开道的人,也是个敢于向创新要生产力、为创业助竞争力的人。

徐益民陪着我们走过杳岭、苏塘水库、子陵琴舍,路过嶙嶒陆离的太湖石、绰有余妍的橘林梨园、恬澹黛绿的涧水清流,直至山坳丛杂间一开阔处。此地似高府大庄,格调清雅,有茂林修竹,半亩方塘,若归园田居,花木扶疏。徐益民介绍说,这里是2009年电视剧《白蛇后传》的取景地,刘诗诗与邱心志演绎的神仙眷侣赫然在目。徐益民从手机里翻出若干张与刘诗诗的合影照,是时也,22岁的刘诗诗笑靥如花,46岁的徐益民壮硕憨直。我们在竹楼里打开了该剧第五集的视频,徐益民扮演的奸商在公堂上对着同伙附耳嘀咕了一句台词:“看来,我们的银子又要泡汤了!”

这即是我们今天所遇见的最有“笑果”的故事,而不是传说。

分享